一根特立独行的鸡腿。全职ALL叶纯食,真爱前三双叶包叶乔叶,亦食1599及各种冷CP。文图双渣,多半有病。
该LO主为有人看才HIGH的起来型,如果您在观看后觉得哎唷不错哦还想看,欢迎踊跃点赞推荐评论o_O

【翔叶】对门的冤家看过来(上)

*翔叶,叶受only

*本文系八十年代怀旧系列中翔叶部分的再整理及增补,单独集结成文。有大段已经发表过的内容出现,本篇为上篇。羞涩地抄送 @桑榆 和 @嘿嘿嘿 !

*本来后面还有一段,可是刚才一起发不出来,删了才发出来……现在普通发布有字数限制了?有知道的GN吗

*作品目录


1.

孙翔小时候住叶修家对过,两家院门正好对齐。

大部分的小朋友们在儿童时期都有一个心理阴影——那就是名为【别人家的孩子】的噩梦。

这个别人家的孩子通常貌比潘安,乖巧懂事,在家能帮爸妈端茶倒水洗衣叠被,在学校能次次考试得第一不打一百分都不好意思出门。

倒霉一点的,这个心理阴影会一直持续一生,对比项目从学习成绩升格到工资婚姻人生前途等等等等。

孙翔的那个心理阴影就是他的好邻居叶修。

叶修比孙翔要大好几岁,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孙爸爸孙妈妈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你看看人家叶修!人家小学的时候那学习成绩!”

“你看看人家叶修!见到大人都知道打招呼!”

“你看看人家叶修!都知道帮大人买菜!”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可惜的是一般来讲,这种话不但无法激起自家孩子的学习热情,倒是可能让他幼小的心灵中激发出蓬勃的杀意,恨不得与对方决战紫禁之巅,彻底杜绝那个【你看看XX家的那个谁】。

孙翔也不例外。每次孙爸孙妈提一次叶修,他就狠狠地在心中给叶修记上一笔,然后在下次看见叶修的时候扑上去——

找揍。

对,找揍。小学生找高中生打架,不是找揍是什么?

孙翔性子里还真的有股坚韧不拔的劲头,可惜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基本每次都铩羽而归。叶修下手还又黑又狠,包管每次都把他揍得哭叽尿嚎面上还一点伤没有。

叶修一个高中生揍小学生还揍得特别坦然,每次揍孙翔的时候就声称:“我这是培养你的抗揍能力,挨了我的揍,从此再也不怕校园暴力啦!”

孙翔百折不挠地找揍,叶修从善如流地揍他——这两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好!

 

2.

叶家和孙家的关系也很好。

街上新开了一家照相馆,孙家人在孙翔十岁生日这天去照相的时候正好碰见叶修拎着书包从照相馆门口走过。

“哎呀,这不是小叶吗!”孙妈妈热情招呼。

“孙阿姨好!”叶修在面对长辈的时候都非常懂事亲切,和揍孙翔的时候判若两人。“您一家去照相啊!哎唷穿得真喜庆!”

“是啊,这不孩子过生日嘛!翔翔你躲着干嘛呢,赶紧叫哥哥好!”孙妈妈发现孙翔躲在她腿后面恨恨地看着叶修,要把他拉出来。

“不要!我不叫!”孙翔心想让我叫他哥哥不如让我去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孙妈妈有点生气,伸手去揪他耳朵。

“哎,别了阿姨,不叫就不叫吧,孙翔还小嘛!”叶修假模假式地说,看着特别懂事。

“真是……让你看笑话了啊小叶!”孙妈妈手是不动了,却瞪了孙翔一眼,以示秋后算账。

孙翔在心里泪流满面,狠狠给叶修记上一笔。

这边厢叶修黑完他正心满意足地想挥挥手告别,却被热情的孙妈妈给拉住了。

“难得遇见,小叶也来跟我们翔翔合影一张吧!”

“咦?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留个纪念嘛!”

叶修想了想,看了一眼孙翔,小朋友一脸惊恐,眼神里写满了两个字——不要!!!!

他于是笑眯眯地说:“好啊。”

 

这会那种被红底黑布包裹着的座式相机已经逐渐退下舞台,可以手持的相机在慢慢普及,彩照也成为了大势所趋。人们照相已经不再是摆着姿势表情严肃地拍大头照,照相馆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布景,这家照相馆比较潮,准备的布景种类相当多。

因为是给孩子过生日,孙家就选了一张特别有童趣的大森林和小白兔,完全无视孙翔的一张臭脸。摄影师的安排是孙爸爸孙妈妈先抱着孙翔来一张,然后再给孙翔照一张单人照,最后给叶修和孙翔合影。

叶修就支着下巴在摄影师身后看他们一家人拍,孙翔愣是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那淬了毒的两个字——呵、呵!

这让他简直郁猝不已,他多么想大喊一声爸妈你们都被那个骗子骗了!但他到底没傻实心,知道如果真这么喊了回家唯一的下场就是吃一顿竹笋炒肉……

心情的忧郁让孙翔拍照时的表情那叫一个苦大仇深,摄影师指挥了半天也没让他露出个自然点的灿烂微笑,最后只能这么拍了。所幸那会儿人拍照少有表情自然的,孙翔才没遭遇被自家妈妈辣手摧孩的残酷命运。

 

家庭照和单人照拍完,孙妈妈示意叶修去抱孙翔照一张。

叶修走到孙翔跟前蹲下,拍了拍他的头说:“孙小翔,还生气呢?”

孙翔头一扭以示不和恶势力同流合污的决心。

叶修乐了:“哟呵,气性还挺大哈?”

他说着无视孙翔的微弱反抗,直接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坐好。这会是冬天,两人在室内都穿着挺厚的手织毛衣,难得的是颜色还一样,这让他俩看起来倒是有点像兄弟。

“哎哎,别生气了啊,难得照回相,笑得好看一点嘛?”

叶修一边在脸上摆出个营业用笑容,一边在孙翔耳边嘀嘀咕咕。

“……我根本不想和你照相!”

孙翔气哼哼地说。

“这话怎么说呢,你知道多少人想和哥照相都求不来吗——”

叶修按照摄影师的指示挪位置调角度,手上还特别体贴地强行给孙翔扳角度,直把他的下巴都掐疼了。

孙翔让他弄得差点哭出来,真想赶紧让上天降下一道雷把这个混账劈死当场。

摄影师看他俩大致都坐好了,口中开始倒数123。

本来坐的规规矩矩的叶修像是突然得了什么启发似的,叨咕了一句我知道怎么让你笑了,然后——

在摄像师按快门的那一瞬间,叶修出手如电,两根手指在孙翔的脸上一拉,硬是把他的嘴拉出个向上的弧来!

孙翔眨眨眼,哇一声哭了。

 

3.

孙翔小朋友恨极了。

他恨他妈。他妈把那张照片给洗出来大大方方地摆在桌上,一进屋就能看见他被叶修扯出的那张蠢脸。

他恨照相馆。照相馆的师傅觉得【哎呀这照片有趣儿】,跟孙妈妈要了个授权,把相片放大挂在照相馆橱窗,一路过就能看见他那极度不协调因而显得特别逗的表情。

他恨所有看过他照片,还要对他说“下次笑一笑就好了嘛哈哈哈你看你这多有意思”的人!

——当然,孙翔小朋友最恨的,还是那位芳邻,叶修大哥哥。

孙翔已经想好了,他要去拔叶修的气门芯儿!

让那个家伙放学了才发现自己的车没气儿、然后推着那辆特别沉重的二八大杠一步一顿百般回首地走在夕阳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干就干!

 

说干就干。孙翔的小学和叶修的高中离得挺近,他们那片儿都是学校。身为一个光荣的小学生,孙翔放学是比叶修要早的,这为他的计划提供了有利条件。

这天周五,小学早早地放了学,孙翔拒绝了小伙伴的足球邀请,背着书包潜伏进了荣耀高中。为了今天的计划孙翔是煞费苦心,他早早地就蹲点好了叶修自行车惯放的位置——为此还被看门大爷抓住,打了两次屁股。

为了那两次打屁股之仇,叶修,今儿你也别想跑!

孙翔捂了捂似乎还在隐隐作痛的屁股愤愤地想,完全没发现其实这都是他自个儿找的。

他熟练地钻进车棚一角坏掉的一个铁丝网洞,很快就找到了叶修的那辆车——挺平凡的一辆黑色二八杠,但那车锁还是被孙翔弄坏了之后、叶修又接上去的,特别好认。

孙翔鬼鬼祟祟地左右看了看,高中正是上课时间,车棚附近并没有人,作案环境对他非常有利。天时地利人和,不拔叶修的气门芯儿他简直都对不起自己!

孙翔咽了咽口水,把心一横,三下五除二把前后轮的两个气门芯都卸了下来——就这还嫌不够,他咬咬牙,拿出书包里准备好的图钉,把俩车胎都扎了好几个洞。

听着那逐渐冒出的滋滋放气声,孙翔非常不符合人物形象地阴笑了起来。他飞快地收好作案工具,从铁丝网洞原路返回,蹲在车棚外一丛灌木后——凶手自然是要等着看看作案成果的。就算距离叶修下课还有好一段时间,那也得等!

太阳的影子逐渐西斜,苦逼的高中生们课上得很辛苦,孙翔也等得很辛苦——这地方蚊子还挺多的。等他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咬出了第十个蚊子包时,放学的铃声终于敲响了。

孙翔精神一振,连那股痒痒劲儿都顾不得了,立马把视线投向叶修的自行车。而叶修也没辜负他的期望,很快就混在人流里走了过来——他明明个子不高,长相也不是特别出众,但孙翔就是能一眼把他认出来。小孩子摩拳擦掌,万分期待叶修发现车胎没气儿时的惊讶、慌张和颓丧,然后万分后悔地跪在他面前忏悔……

他想得正美呢,就听叶修走到他的自行车旁边,有点惊讶地“啊?”了一声。

“怎么了老叶?”和叶修一起出来,这会儿已经开好自己车子的黄少天问。

“被人恶作剧了。”叶修说,俯身捏了捏车胎,看起来并不是很生气的样子。“气门芯儿没了,还被扎了洞……啧啧,看来这人挺恨我啊。”

他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哎哟我去!”黄少天一下就跳起来了。“你看吧你看吧,我就早就说你平时那张嘴啊就得收敛点,不然迟早要被人套麻袋,这次怎么样到底是被人盯上了吧!我说老叶啊你可得小心点不然不知道哪天就被抓到小黑屋里……”

叶修没搭理他,前后轮转着查看了一番,叹了口气。

“不行了,只能推着走了。”

孙翔看到他那样子一下就兴奋起来了——对!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哈哈哈怎么样叶修,这下你只能推车回家了吧!我要在路上嘲笑你!

没等他脑补出那时的叶修是怎样一张脸,人民好兄弟黄少天就说话了:“麻烦死了麻烦死了,我今天驮你回去,明天叫你弟过来帮你吧!”

叶修毫不犹豫地说:“成。”

然后他就上了黄少天自行车的后座,俩人坐着那辆吱嘎作响的破车扬长而去,而去,而去……

 

孙翔:“……”

孙翔:“……?!”

孙翔:“……!!!”

一只蚊子飞过来,偷偷在他脚背上咬了第十一个包。

 


评论(29)
热度(297)

© 烤鸡腿_日翻那个老叶 | Powered by LOFTER